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票控 > 复杂性 >

比尔盖茨、乔布斯、贝佐斯和马斯克的共同特质:整合复杂性

发布时间:2019-04-25 07:0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原标题:比尔盖茨、乔布斯、贝佐斯和马斯克的共同特质:整合复杂性 编者按:四项由我们这个时代四位最伟大

  编者按:四项由我们这个时代四位最伟大的思想家独立进行的研究,基本上得出了同样令人惊讶的结论:许多世界顶级的企业家,比如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和埃隆·马斯克,与诺贝尔奖得主一样,都有一种共同而罕见的技能,叫做“整合复杂性”。日前,畅销书作家迈克尔·西蒙斯(Michael Simmons)撰写了一篇文章,对这种“整合复杂性”进行了详细地阐述,文章由36氪编译,希望能够为你带来启发。

  我6尺5寸(英尺、英寸)高的爸爸是黑人,在美国最危险的城市之一长大。90年代初,他因肺癌去世,享年35岁,比我现在还年轻一岁。

  我的母亲,是一位来自波兰的犹太难民,17岁时来到布鲁克林,身无分文,也不会说英语。在我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她基本上都是一个单身母亲。

  这让我成了一个半黑人、半白人、6尺5寸高的男人,出生在一个半基督教、半犹太的家庭,由一个难民抚养长大。

  所以我看着每天的文化战争,心情非常复杂。最近,我听了一个关于种族的播客,我这样的人被描述为“受害者”。然后我又听了一个播客,这个播客把我推到了“压迫者”的一边。结果是,我就像变色龙一样,看到了目前正在讨论的许多问题的两面。我过去觉得,我应该假装坚定地选择一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接受了这种接纳截然不同观点的能力,而不会去把一个和另一个观点划清界限,然后给出对错。

  然后我发现了四项由我们这个时代四位最伟大的思想家独立进行的研究,基本上得出了同样令人惊讶的结论:许多世界顶级的企业家,比如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和埃隆·马斯克,与诺贝尔奖得主一样,都有一种共同而罕见的技能,叫做“整合复杂性”。整合复杂性是指,发展和保持对立的特征、价值观和思想,然后将它们整合成更大的特征、价值观和思想的能力。

  这些发现与商界的传统智慧相悖——即我们应该加倍地发挥自己的优势,减少其他的一切,认为我们应该选择一个阵营,并为之激烈战斗。

  以下是四个突破性研究,揭示了为什么整合复杂性是获得成功、推动个人成长和处理文化两极分化的关键。

  在第一项研究中,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雷·达利奥(Ray Dalio)(《原则》一书的作者)对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埃隆·马斯克、杰夫·贝佐斯、里德·黑斯廷斯( Netflix创始人)、杰克·多西( Twitter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以及其他名人进行了长时间的访谈并进行了全面的人格评估。据我所知,没有其他任何的人能够对这么多高层、忙碌的领导进行过如此深入的研究。

  在收集数据后,达利奥将他的发现缩小到一个包含七个共同特征的列表。在这些特质中,达利奥说,最有趣的是:

  他们所有人都能同时看到宏观和微观细节(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层次),并综合他们在这些不同层次上获得的观点,而大多数人只看到其中的一个或另一个。但这些观点同时具有不同的创造性、系统性和实用性。

  在接受托尼·罗宾斯(Tony Robbins)采访时,达利奥进一步发展了他的看法:

  他们也倾向于做一些你认为人们不会放在一起做的事情。让我举个例子......通常,你会遇到一个有创意的人,你会说,“哦,他们非常非常有创意,但是他们不喜欢结构化。”或者是一个非常有条理的人不喜欢放飞思想……

  最好的那些人不仅对怎么做有很好的想法,而且也非常谦逊。换句话说,“他们既聪明又谦逊。”对一个局外人来说,就可能不是这样的。你可以看看这些人,你可能会说:“哇。他们听起来很聪明,他们在提出问题。”但是如果你和他们进行讨论,我相信你(托尼·罗宾斯)已经和他们讨论过了,你会发现,他们通常都是好奇的,非常好奇。他们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错了。他们正在接收信息。所以当你和他们谈话时,他们看起来并不那么自信。

  第二项研究,是由心理学家 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Mihaly Csikszentmihalyi )(《 心流 》一书的作者)在对91位创新天才进行了深入访谈之后,于1996年完成的研究。从诺贝尔奖得主到商界巨擘,再到著名艺术家, 在描述这些个体的共同点时,他写道(这段文字很长,但很值得一读):

  如果我要用一个词来表达他们的性格与众不同之处,那就是“复杂的”。我的意思是,他们表现出的思想和行为倾向,在大多数人身上是被隔离的。它们包含了相互矛盾的极端——不是一个“个体”,每个人都是一个“群体”......

  我们每个人身上也存在这些品质,但通常我们只是被训练去发展辩证法的一个极端。我们可能在成长过程中培养进取、竞争的一面。一个有创造力的人更有可能在同一时间或不同时间同时具有竞争性和合作精神。具有复杂的个性意味着能够表达人类的所有特征,这些特征通常会萎缩,因为我们认为一个极端是“好的”,而另一个极端是“坏的”......

  复杂的人格并不意味着中立,也不意味着平均。这不是中间的位置。这并不意味着一个人犹豫不决,所以他永远不会很有竞争力,也不会有合作精神。相反,它涉及到根据需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能力。

  第三项研究由罗杰·马丁(Roger Martin)进行的,他在2017年被评为全球领先的商业思想家。马丁与50多位世界顶级商业领袖进行了深度访谈(一些访谈约8个多小时),如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前宝洁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弗利(A.G. Lafley)和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并将他的发现写进了几本书中。他的结论呼应了契克森米哈赖和达利奥的观点:“让他们成功的并不是进行权衡……而是拒绝,然后说,‘一定有更好的办法。’”

  马丁把这种方法称为“整合思维”,并在他的著作《整合思维》(The Opposable Mind)中将它定义为:

  能够建设性地面对对立观点,而不是以牺牲一个观点来选择另一个观点,而是创造性地解决对立观点,形成一种新的想法,新的想法中包含了相对立观点的元素,但优于每个观点。

  最后,我们还有哈佛心理学家罗伯特·凯根(Robert Kegan)和他的同事们在成人发展领域的工作。为了更好地理解他们的工作,你应该知道,在20世纪30年代,心理学家让·皮亚杰(Jean Piaget)定义了人类认知发展的四个普遍阶段:

  皮亚杰的研究表明,人们在青少年的时候,就进入到了最后阶段,然后在整个成年期都会保持在这个阶段。

  这种观点后来被成人发展领域所颠覆,纵向研究显示,与儿童相似,成人也经历了一系列普遍而可预测的发展阶段,如下图所示,罗伯特·凯根的模型创造了一个新的发展过程。

  凯根模型的最后阶段,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够达到,称为自我转化思维(Self-Transforming Mind)。这个阶段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人们能够同时拥有相互冲突、矛盾和自相矛盾的意识形态、思想和价值观。在这个阶段,我们不再是一个身份或角色的囚徒。相反,我们可以流畅地通过多种方式,来探索体验现实的微妙和复杂性。

  在理解了“整合复杂性”之后,我开始注意到我在过去几年里所写的标志性的企业家的特征——像埃隆·马斯克、杰夫·贝佐斯、雷·达利奥、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企业家。

  杰夫·贝佐斯是一位兼顾短期和长期利益的大师。为此,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拉丁语的“Gradatim Ferociter”,意思是“不断前进,永不言退”。与此同时,他正在为在他的一处房产上开发一个万年时钟提供资金,以象征长远思考的价值。

  埃隆·马斯克对愿景与细节的平衡令人难以置信。一方面,他以对未来几十年的展望而闻名,这些展望包括人类成为跨行星物种、摆脱化石燃料、避免通用人工智能带来的末日等等。与此同时,他通过自学成为设计师、火箭科学家和汽车工程师。马斯克第一次给雷·达利奥展示自己的车时,达利奥说:“他对打开车门的钥匙链和他对自己的总体愿景的看法一样多。”

  当然,史蒂夫·乔布斯也是一个注重细节的有远见的人。他以坚持Mac的内部设计应该和外部一样好而闻名——尽管没有人会看到它。我们从乔布斯的传记中了解到,当他得了癌症躺在病床上时,他还要了五个不同的氧气面罩,并选择设计最好的那个。

  如果这些研究的结论是正确的,它们对商业、教育、育儿和个人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它们将迫使我们重新思考一些关于如何开发我们潜能的最基本的信念。

  当前的管理思维趋势是,我们基本上只关注自己的优势,然后通过雇佣其他人来减少我们的弱点。如果你有盲点或者抵制学习,那没关系。让别人来做就行了。

  但这些研究表明,我们应该将重点放在发展和整合对立的技能和价值观上,从而发展出一种既罕见又极具价值的新技能。

  换句话说,重点不仅仅在于优势,而是1+1=10的乘数技能集。更多关于这方面的见解,你可以阅读我的文章,《为什么“兴趣广泛”的通才更有可能获得成功?详解通才的7大优势》。

  我见过的关于乘数技能集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来自世界顶级风险投资家和企业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

  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一切都撞在一起了。过去泾渭分明的领域现在正在合并,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我们一直在谈论的内容。所以这不是关于任何个人的技能,而是整合技能,然后不断地在这些基础上发展新的技能。

  接着安德烈森举了一个工程师的例子,他同时也是一名作家,在教育领域的知识也非常渊博。这些技能的每一种都很常见,但是当你把它们结合在一起时,你会得到越来越多罕见且有价值的技能:

  我们正从单技能模型转变为多技能模型。至少每隔几年,我们就需要一种新的技能。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知识经济时代中,我们必须反复做出的最重要和最困难的决定之一就是下一步要学什么。我们是学习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课程,还是报名参加设计课程?我们学习心智模型还是接受如何建立关系的指导?我们是学习那些能够提供短期回报的东西,还是着眼于长远目标?

  这些研究提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方法:学习与你已经拥有的技能或特质截然相反的东西。如果你擅长数学,那就发展你的语言技能。如果你是一个跟踪细节的能手,那就学习如何看待大局。如果你热爱商业,那就去探索一些有创意的东西。如果你热爱艺术,那就去学习商业知识。

  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已经神化了自己的直觉。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从天而降的真理。毫无疑问,我们许多最有创意的决定和见解,都是在潜意识中瞬间出现的。

  但我们的许多最糟糕的情况也是这样造成的。在过去的30年里,越来越多的认知偏差被发现。许多东西对我们在古代社会中生存有帮助,但在现代社会中可能会导致不理智的决定。

  特别是下面这三种偏见,将会导致“整合复杂性”的能力下降。总的来说,它们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的信念是真实的,而不是一个容易出错的模型。它们是:

  内群体/外群体偏见。正如神经领导研究所所长大卫·罗克(David Rock)博士所说的:“大脑把每个人分为群体内和群体外。我们对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这样做,甚至是我们看到的每一个人也会这样。这个决定是由我们通常不知道的各种神经过程做出的。它会影响我们用来感知运动、移情、数据的神经网络,以及我们是否有动力去看到这个人的输赢。”

  我所分享的四项研究结果显示,我们应该要做与直觉告诉我们在某些情况下要做的相反的事情:走向差异,而不是远离差异。一旦我们注意到任何极性,不应该为一方辩护,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去理解“另一方”。换句话说,不要忽视那些对你自己的想法持反对意见的人。阅读那些与你观点相悖的新闻媒体。试着去理解与你的观点截然相反的观点。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好消息是,研究中的个体已经表明,这是有可能改善的,哪怕是一点点,也能产生很大的影响。

  科学方法在过去几百年的成功证明,人类至少可以部分克服认知偏差。科学方法旨在抵消我们的认知偏差,它让我们对宇宙如何运作得出了非常违背直觉的结论。

  想想看地球绕太阳旋转是多么违背直觉。几千年来,所有人都能看到太阳每天“穿越”天空。想想看,我们的祖先首先了解到许多疾病是由被称为细菌的无形事物引起的,要接受这一点是多么困难。这些例子表明,我们的直觉经常被证明是错误的,我们现在相信的东西也有很多可能是错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论据,来推动者我们去学习一个问题的其它方面。

  我们经常被教导争论是坏事。但争议、极性、冲突和紧张可能是我们个人和社会成长的最大机会之一。也许当我们看到任何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极性时,我们应该朝它跑去,而不是远离它。

  在世界各地,极性可能造成偏见、歧视、妖魔化甚至战争。但它也可以是学习、成长和合作的机会。

  我最近看了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和硅谷最受尊敬的天使投资人和企业家之一纳瓦尔·拉维肯特(Naval Ravikant)之间的访谈。我钦佩亚当斯和拉维肯特,因为他们都是独立思考者。

  他们每个人都直言不讳地说,与对手更紧密地合作是更好的做法。拉维肯特说:“很明显,如果你能和对手合作,你就成功了。你每次都能获得胜利。”

  亚当斯同意这种观点。“在我看来,无论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我怎么能成功’这样的情况,问问你谁是自己的对手,怎么才能打破这种局面。因为对手就是阻力。”

  “如果每个人都有一个完整的人格特征循环,那么进步就在我们没有走过的那个方向。”

  在生活中,我们几乎马上就能学到一些教训。我们一生中,还会一遍又一遍地面对其他的一些事情,想要彻底解决,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例如,当我反思我的生活时,我看到我的许多挣扎最终归结为几个极性。以下是几个示例:

  Being(现在充分体验生活)和Doing(完成将来会有回报的事情)。对我来说,处于持续的生产力状态是一种舒服的感觉。它让我觉得我在生活。当我放松的时候,我会感到轻微的焦虑。虽然这导致了我一生中最感激的部分,但也让我陷入了困境。虽然这是一个我还在整合的极性,但我已经取得了进步,例如,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探索冥想。

  产品和销售。我是做产品的。我专注于开发高质量的产品,并且轻视营销,这与二手车销售人员的不择手段有关。然而,当生意赚不了钱时,我最终还是不情愿地了解到,我需要销售技巧来维持生计。此外,如果我的产品真的解决了一个问题,那么其他人需要了解它,这意味着我需要推广它。现在我认为自己既是一个产品人员,又是一个销售人员。我开始专注于销售,生意就起飞了。

  自信和思想开放。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都很容易被教导,保持思想开放。当我有了合适的导师,这能帮助我快速成长。它帮助我对紧张感到舒适。另一方面,我仍然习惯于自信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导致我忽视和低估了其他的观点。现在激励我的是“保持坚定的思想,松散的持有它”。

  极性是一个古老的问题/机会。几乎每一种文化都有各种语言来描述它。在东方,有近两千年前发展起来的阴阳。在西方,我们有苏格拉底式的方法,哲学家黑格尔的辩证思维,以及康德的二律背反。

  作为一种现代文化,我们需要重新记住极性的价值和本质。就像学习如何学习的技能,使学习任何东西变得更快一样,学习如何管理极性也使解决任何极性变得更快。这套技能包括:

  能够识别你自己、你的家庭、你的社区、你的公司、你的行业、你的国家和世界的极性。

  希望下次你遇到极性时,你会对自己说:“哦。这只是另一种极性。因此,我应该走向它,而不是远离它。我应该这样做……”你会感到兴奋,因为极性是你即将以某种方式成长的标志。

http://glossclub.net/fuzaxing/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