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票控 > 复杂性 >

为什么质疑是科学的标配?听得进不同意见不是大度而是智慧

发布时间:2019-06-03 04: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很多人误以为社会科学是一门很软的学科,其实它是一门挑战性极大的学问,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好的科学,它研究的问题是变化莫测的。

  特别是在一个历史悠久、发展迅猛、人口众多、国情复杂的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面临的挑战远比其他学科要大、要多、要难、要复杂。

  如何在社会科学基础研究中,坚持科学的精神、科学的方法和科学家的情怀,是我们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的学者始终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的组织文化。

  2000年,当人类刚刚跨入新世纪的门槛之时,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和美国商务部(DOC)共同资助50多名科学家开展了一个研究计划,目的是要弄清楚在新世纪哪些学科将成为带头学科。

  在下个世纪,或者在大约5代人的时期之内,一些突破会出现在纳米技术(消弭了自然的和人造的分子系统之间的界限)、信息科学(导向更加自主的、智能的机器)、生物科学和生命科学(通过基因学和蛋白质学来延长人类生命)、认知和神经科学(创造出人工神经网络并破译人类认知)和社会科学(理解文化信息,提升集体智商)领域。

  这些突破被用于加快技术进步的步伐,并可能会再一次改变我们的物种,其深远的意义可以媲美数十万代人以前人类首次学会口头语言知识。NBICS(纳米—生物—信 息—认知—社会)的技术综合可能成为人类伟大变革的推进器。

  为什么社会科学能够与得到与纳米、生物、信息、认知等科学同等的尊重、认可和期待?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过去一百年,人类的社会科学研究早已经脱离宗教的约束、哲学的思辨、政治的控制,已经独立为有完整的学科体系、研究范式和科学标准的科学领域。

  有些人把社会科学简单理解为讲心得、讲故事、贴标语、喊口号、弄概念、玩标签,这反映了他们对当代社会科学的无知。

  其实真正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一样,强调的是一种科学的精神、科学的态度、科学的方法、科学的风范。

  在2018年清华大学开学典礼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院士特别提出: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一代,清华大学的老师和学生要弘扬科学精神,做创新时代的引领者。

  这种科学精神既需要实事求是的态度,也需要高尚的家国情怀,但是更重要的是需要坚守科学的态度,这个态度的本质就是质疑和批判。

  我们不能因为校长说了,或者圣人说了,或者大科学家说了,就说一定如此。我们也需要科学研究的证据,说明科学是建立在批评和质疑的态度上。

  2018年暑假,我回到我曾经任教的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参加每年一度的美国心理学大会,正巧遇到了我曾经的同事,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著名心理学家席尔南·纳米斯(Charlan Nemeth)。

  她在2018年8月出版了一本新书《为什么需要不同意见》。纳米斯以其毕生的研究成果,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质疑是创新的源泉。能够听得进不同意见,不是一种性格上的宽厚,为人的大度,而是一种创新的策略和智慧的体现。

  1997年我曾经研究过,在面对质疑和批判的时候,我们人的四种基本的态度对问题解决的影响。

  第一种态度是否定不同意见的存在,漠视、无视不同的意见者,我们发现这既不尊重事实,也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第一种是尽量去攻击和否定不同的意见,敌视不同意见者,我们发现这样的一种态度也无助于新的思想、新的观点的出现;

  而真正能够激发我们的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方案,就是第四种——科学的质疑,即同行的评判和辩论,我把它叫做综合复杂性的思维,也是一种科学的辩证思维。

  2003年,纳米斯教授曾经做过一系列的试验,来证明辩论和批判是促使大家思维更敏捷、创意更丰富、行动更敏锐、智慧更高明的简单方法。

  其中一个实验,她把265位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的本科生分成三组,这三组同学面对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解决美国旧金山地区的交通阻塞问题。

  第一组同学得到一个明确的指示,就是要尊重彼此,不要批评,不要挑战彼此的观点。

  第二组同学被要求进行辩论。他明确告诉第二组,大多数的研究和建议已经发现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但是还要有不同的解决方案。质疑、批评是产生不同方案的最好路径,所以每个人都应该表达自己的观点,尽量与别人不太一样。

  研究结果非常鲜明,如果没有提出批评意见,或者是给出任何指示,这些组给出来的方案要远远小于那些有质疑和批判的组,平均计算下来,那些具有批判和质疑意识的小组被试,要比其他两组多产生将近百分之二十的新的解决交通堵塞的方案。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试验结束之后,纳米斯教授继续询问所有参加研究的被试,还有没有更多想法。那些没有特别指示和要求不批判的小组平均提供三个新的额外建议,而那些提出批评建议的组平均给出七个额外建议。

  纳米斯教授发现,当我们习惯性的答案或者方法受到挑战时,我们希望更多地了解其他人的观点和看法,也愿意更多地去重新评价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这种心理倾向,使得我们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样的问题,愿意启发我们的认知的潜能,创造出更加准确的、有意义的、有价值的答案。

  虽然质疑和批评让我们不舒服、不开心、甚至焦虑和愤怒,但是对我们的理性和认知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确实有正面的帮助。

  质疑和批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创新价值,是它让我们跳出俗套,想到完全不同的可能性。

  纳米斯教授做过另外一个试验,让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的学生看一些彩色的画面,比如蓝色,然后回答与之有关的联想。

  一般情况下,提起蓝色,我们能够想到的往往是天空、海洋这些很自然的约定俗成的联想,但她发现,在倾听到别人给出完全不同的、甚至可能是错误的联想之后,我们一般也会给出更加不平常的、出其不意的、有创意的一种联想,比如说蓝色的鞋子、蓝色的草莓等等。

  由此可见,批评和质疑能启发人的想象力、创造力,能够激发人的关注度、行动的倾向性和超越常规的联想。而这一切恰恰就是科学探索、科学研究必不可少的要素。

  在社会科学需要得到极大发展的新时代,我希望我们的研究生以科学精神来思考社会的问题,以科学的方法来从事社会科学的研究。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心理准备和学术训练就是培养我们批判和质疑的态度。它不是一种人品和性格的修炼,它是一种智慧和科学的才华。

  本文是彭凯平教授在2018年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研究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内容有删改。

http://glossclub.net/fuzaxing/35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